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长安福特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旅游产品开发师:从出境游到周边游一直在寻找更美的风景

发布日期:2022-01-28 00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0年前,旅游管理专业毕业的程秧秧进入途牛。机缘巧合下,在对接前端客服销售岗位工作四年后,程秧秧转到了出境游产品开拓岗,负责泰国旅游产品的开发与设计。2020年疫情暴发后,出境游受到影响,程秧秧处于快速上升期的事业也被迫叫停。虽然很多同事选择离开,但程秧秧觉得还有坚持的可能性。2020年6月,公司正式复工后,程秧秧转到了周边游开拓岗。如今,她已打造出自己的代表作。

  2022年春节将至,程秧秧和同事正忙于酒店年夜饭产品的上线。近年来,在酒店享受年夜饭成为新消费趋势,“就地过年”背景下,在本地寻找“年味儿”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青睐。“不管怎样,年夜饭还是要吃的。”程秧秧主要负责华东地区周边游产品的开发,在周边游开拓岗位已工作近两年了。

  2012年,旅游管理专业毕业的程秧秧入职途牛,先是在对接前端的客服销售岗位工作了四年,2016年抓住机遇转岗负责东南亚旅游产品开拓,从此开启了进阶之路。

  产品开拓岗位是途牛比较核心的岗位,不仅需要生产产品,还需要跟进售卖情况、旅游者满意度及反馈等。从销售岗转向产品岗并不容易。虽然程秧秧对旅游需求十分熟悉,但如何将需求转化为可销售的产品,对她来说仍是挑战。自认适应力较强的她凭借自身努力,半年后逐渐在新岗位崭露头角。转岗后不久,她就接触到了公司S类项目。基于当时旺盛的出境旅游需求,途牛想打造一款不限制出发地的出境跟团游产品,由程秧秧所在的小组负责。

  经过一年的打磨,程秧秧所在小组以“机票+地接”模式打造的“轻享暹罗”出境旅游产品获得市场好评,两年里,该线年春节达到历史高峰。“在产品成熟后期,市场上出现了很多类似模式的模仿者,那几年一直被复制和模仿。”

  随着“轻享暹罗”的成功,程秧秧也收获了在出境游产品开拓岗位上的第一个公司级奖项——途牛 2019年优秀作品奖。正当她憧憬着2020年春节再大干一场之时,疫情的暴发将一切都叫停了。

  当时,程秧秧还没意识到工作将面临大变动,“疫情刚暴发时,我还没有想到后期连出境游业务都没法做,只知道要处理,这本就是日常工作。”

  2020年春节过后很长一段时间,因公司无法正常复工,程秧秧都处于居家办公的状态。不同于别人的焦虑与迷茫,那段时间她十分忙碌。“一是之前积存的业务较多,后续要处理的工作也就变多了;二是公司疫情期间对未出行游客采取无损退的政策,但实际上是公司先行承担,我们需要与供应商沟通协商,将这部分损失降到最低。”数月努力后,程秧秧负责的泰国等东南亚旅游市场供应商,累计为公司减损185万元。

  与此同时,因为当时公司业务近乎停摆,程秧秧和同事们只能按照南京市企业最低工资标准领取薪资。现实困境与生活压力,令身边一些同事不得已选择离开,到2020年6月公司复工时,原来有十余位同事的部门只剩下了七八位员工。

  程秧秧也反问过自己是否要离开。“我剖析过自己,学旅游管理出身,毕业后一直处于旅游行业,专业优势与工作经验都与旅游有关,除非继续做这行,否则在招聘市场上没有太大竞争优势。如果继续,我为何不在途牛,我的很多青春都在这里,没有办法说放弃就放弃。”

  不想离开的程秧秧想再试一试。2020年6月,人们对周边游的需求旺盛,顺应这一旅游消费趋势,程秧秧所在的出境游产品开拓部门转向了周边游产品的开发。

  转岗后,程秧秧与另外两位同事共同负责华东地区周边游产品的开发。经过盘活供应商、上线常规国内跟团游产品的前期磨合之后,程秧秧注意到周边游需求变化快、季节性强等特点,将开发方向放在了“距离江浙沪游客1.5-2.5小时车程范围内”。

  通过游客的视角与思维,遵循已确定的开发方向,程秧秧很快确定了自己的首个周边游产品目标。2020年9月,程秧秧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发现了一家新开业酒店——桃家坞乡村酒店。这家酒店地理位置好,但资料里没有太多亮点,她不想放弃开发新产品的可能性,就和同事驱车到现场踩点。到达酒店后,她很庆幸自己没有轻易放弃。这家酒店位于远离城市喧嚣的景区内,周边还有水上漂流等玩乐设施,集休闲观光、旅游度假、餐饮住宿、水上活动于一体,非常适合做周边游打包产品。谈好价格,程秧秧第三天就安排了上线日,程秧秧在湖州长兴。

  程秧秧清楚地记得,桃家坞乡村酒店包含一晚标间、双人早餐及双人景区游乐项目的打包产品售价599元,上线多间夜,游客满意度也很高。开发的首个周边游产品受到认可,让她十分受鼓舞。

  此后,她不仅参与开发了更多自驾游打包产品,还开发了一日游、两日游等常规周边跟团游产品。在新岗位工作一年多下来,程秧秧已清晰认识到了出境游与周边游产品开拓的相同与不同。“相同是将需求变成产品。不同是周边游市场的节奏更快,对产品的灵敏度要求更高。此外,周边游产品的价格较为透明化,利润空间相对较小,竞争更激烈。”在一次次周边游产品的开发中,同事眼中极有韧劲的程秧秧,不断提升工作灵敏度,为去年11月成功开发出“黄花岸酒店打包产品”做好了铺垫。

  黄花岸酒店打包产品的开发,源于程秧秧与同事的一次团建方案需求对接。“团建方案涉及到的黄花岸酒店2021年才开业,我还没有这家酒店的资源。为了协助团建开展,我找到酒店负责人沟通资源、采购,当时对酒店的设计风格、服务以及配套温泉等设施都产生了极好的印象,后续团建回来,同事满意度非常高,还表示会复购,加大了我上线该产品的决心。”

  基于黄花岸酒店的特点,程秧秧将其打造为“酒店+玩乐”“酒店+用餐”两款周边游产品,在途牛等平台上线。好的新酒店资源一直都不缺乏竞争,为了拿下黄花岸酒店资源并掌握竞争优势,程秧秧和同事经过多轮切磋,才将酒店打包产品的价格从588元/套降至399元/套。“产品上线月到现在,我们(途牛渠道)的售卖业绩已经占到了黄花岸酒店业绩的60%以上。”

  转岗不足两年就开发出多款被高度认可的产品,程秧秧说,作为周边游产品开发领域的“半个新人”并没有太多心得,“更多是从游客视角思考”。同时,在当前疫情形势下,周边游产品存在随机性高的特点,“开发者要提高灵敏度,多观察需求动态,时刻把握疫情状况也很重要。”

  近两年的时间里,程秧秧已开发上线条自驾游打包产品、上百条常规跟团游产品。没有做国内旅游之前,她对一些目的地、景点、酒店了解不多,“真正切入这个市场之后,才意识到地大物博的中国旅游资源,仅一个省、一个市都有开发不完的旅游资源。”相比于之前做出境游产品,程秧秧坦言,如今的工作强度要比疫情前高了许多,现在她和同事三个人平均一周就要开发3-4个产品。虽然对目前的工作状态总体较为满意,但偶尔也有沮丧的时候,“相较于疫情前有条不紊的工作状态,疫情乱了很多节奏,可能我计划好去开发、售卖某个地方的资源,但如果那里突然暴发疫情,就不得不放弃,重新挑选新的开发区域。”

  “对于2022年,我不能说保持非常乐观的态度,但根据这两年的观察,人们的一些出游需求并未因疫情而放弃,只要顺应变化做出灵活调整,总能开发出一些能让大众接受的旅游产品。”在程秧秧看来,受疫情影响,国内游很长时间仍是主流趋势,同时,越来越多的人倾向自驾游,精品小团会更受青睐。

  畅想未来,程秧秧表示还想再做出境游产品的开发,除了自己喜欢、收入更高以外,出境游产品的开发更具挑战性,带给人的眼界也不一样。“如果还能再做出境游,说明那时疫情已经得到了更有效的控制,也算是对未来的一个美好期望吧。”

  眼下,忙完酒店年夜饭产品的程秧秧,还要马不停蹄地安排春节后华东地区周边游产品的上线计划。“虽然春节后的旅游情况暂时还不能准确预测,但是计划要先准备,周边的旅游需求还是会有的。”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