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长安福特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他写了20多年小说唯一不敢写的就是那段杀人真相……

发布日期:2022-01-24 15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刘、汪二人作案的动机便是为财,但是,为了钱让自己手上沾满4个人的鲜血,真的值得吗?

  刘永彪出身乡村,高考后一直醉心文学。就刘永彪自身描述来看,这22年来他一直生活在不安之中,只要他写出稍微成功些的文章,便会因为恐惧而停笔,停笔一段时间后,又会因为侥幸心理继续写下去……如此反复。

  也许是生活的压力迫使他背井离乡,最终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犯下命案,对于当年两人犯罪时究竟是怎么想的,我们不得而知。

  小编这么说,并不是想为刘永彪开脱,在小编看来,不论你是谁,错了就是错了,人就应该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,哪怕这错误已经过去了20年,30年,甚至更久。

  贫穷、压力,确实容易让某些人在某些时刻产生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。就像这起案件,如果当时刘、汪二人能够稍微冷静一下,这作家、企业家的身份,也许就不会蒙着一层血色,时刻纠缠二人了吧……

  在很久很久之前,小站曾经更新过一篇关于食人魔的文章,不知各位读者是否看过,在那篇文章里,曾经提到过日本食人魔佐川一政,他不仅仅是将人残忍杀害后分尸食用,更是在逃脱法律制裁后出书成了所谓的“美食家”。

  无独有偶,日本曾经轰动一时的“酒鬼蔷薇圣斗事件”的嫌犯“少年A”,也出版了一本名为《绝歌》的书籍,这本描述他犯罪过程和心态的书,销量高达50w册。

  今天,要给大家讲述的这个案子,凶手虽未将杀人经历写书出版,却也是在时隔多年后“洗白”自己,掩盖自己灰暗的过去,成为了所谓的“成功人士”。

  1995年,这一年,湖州市织里镇闵记旅馆老板的孙子小闵(化名)12岁,读小学五年级。11月30日这天,本该正常去学校上学的小闵一直到中午都没有到学校上课,村里小学的老师便让一个孩子去喊小闵上学。

  然而就在这天,镇上的平静被打破——有人在闵记旅馆二楼紧挨着的2个房间内,发现了4具血淋淋的尸体,闵记旅馆老板一家三口及一名住店旅客在旅店里被人残忍杀害。据当时在案发现场的勘查人员说,当时的现场可真是让人心里发怵。

  死者中,老板闵某、旅客于某死于旅馆的203房间,老板娘钱某及孙子小闵死于旅馆的202房间。经法医鉴定,4人均是被钝器击打头部致死,而此案件被定性为一起抢劫杀人案。

  案发后,就这一起性质恶劣的抢劫杀人案,湖州市公安迅速成立了专案组,全力开展侦破工作,在经过当时警方地毯式的搜查后,警方将目光锁定在当月28日入住的两名男性旅客身上。

  犯罪嫌疑人的目的是劫财。据分析,他们的第一目标是被害的旅客,杀害旅客后,又先后把旅馆老板、老板娘和孙子3人杀害。通过现场勘查,警方判断,被害旅客与两名男性旅客一开始应该是住在一个房间里,而在命案发生后,这两名男性旅客便不知所踪了。

  尽管当时在现场搜集到了指纹、鞋印、作案工具等可以作为辅助办案的材料,但由于当年勘测技术发展尚不完善,警方并没有从采集到的生物信息中获取太多线日起“人间蒸发”,这起案件成为了悬在湖州市公安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  时光兜兜转转过去了22年,这起案件也许早已被许多市民忘记,但是湖州市公安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凶手的追查。

  2017年,湖州市公安局再度重启该案侦破工作,成立了专案组,并下设许多专业小组,重新开展对“1995.11.29”织里镇抢劫杀人案的侦破工作。

  一枚烟蒂,成了悬案的突破口。重启侦查后,警方通过提取当年案发现场的烟蒂上的生物信息,并进行DNA对比,将目光锁定在知名作家刘永彪与企业家汪维明身上,并于2017年8月11日,分别在安徽、上海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。

  1992年,刘永彪的女儿出生。然而,他的女儿天生患有“先天性小睑裂综合征”(先天性眼疾,当时她的眼睛最大只能睁到1厘米长、0.2厘米宽),那段时间可以说是刘永彪最灰暗的时期——贫穷与女儿的疾病都在折磨着他。

  据刘永彪在采访中的描述,因为穷困和不愿意再继续过贫穷日子的念想,他跟着同乡汪维明一起来到了湖州市织里镇。

  “我们怎么这么穷呢,不如去外面闯闯。”汪维明这么说,“湖州那边有很多有钱的大老板,找个人搞一两万块钱是个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

  1995年11月29日,他们在闵记旅馆实施了抢劫,杀害旅馆内的山东旅客后发现旅客身上并没有多少钱,随后他们又“搞”掉了旅店老板一家。

  据查,在犯案后,他先和汪维明一起去了上海,两人在上海分道扬镳,刘永彪带着女儿在上海一家地下旅馆完成眼部手术——手术医生是退休医师邹某和王某。

  术后,刘永彪被要走了3000元手术费。然而,这场手术的结果却是,他女儿的眼睛变成了畸形,视力下降到只有0.08。(小编说:也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在地下旅馆做这种手术,消毒做不好也是很有危险的呀……)

  刘永彪在南陵县城的家中被警方抓获时,他并没有反抗,反而十分平静地对警方说:“我在这里等你们到现在。”

  据参与办案的警察陈跃红描述,“感觉挺斯文的一个人,跟我脑子当中对案犯的刻画,还是有点差距的。”——很难有人把犯下灭门惨案的凶手与事业有成的作家联系在一起。

  刘永彪现年53岁,落网时,他已经加入中国作家协会,还曾获得“安徽文学奖”,发表作品200多万字。

  “我晓得自己一定跑不掉,我盼望这一天。”这个伙同他人犯下灭门惨案的作家说,“现在我虽然戴了铁镣,但我觉得精神上面放下了。最起码我在这里睡觉睡得很好,没有做噩梦。”

  据他讲述,在这二十多年里,他几乎没有睡过好觉,梦见过出门便被抓走,也梦到过爬山的时候前面一棵大树突然倒下……太多太多,不胜枚举。

  他说,在之前看到“白银案”重启调查并抓到凶手的报道后,他就被捕有过心理准备,还给妻子留了一封信,信中将他22年前犯下的过错一并承认。

  在面对记者采访时,他还提到过曾经在1996年的清明节带着老鼠药准备在父亲坟前自杀,但当时他的妻子抱着女儿跟他一起去父亲的墓地,看着女儿尚未恢复的畸形的眼睛,他打消了自杀的念头。

  他对记者说,这二十多年来,虽然有过侥幸心理,但只要稍微有些成就,他就会再缩回去——害怕出名,想着他这个有污点的人不配写作,也就不想继续努力了。但是在风平浪静的时候,他又会继续创作。矛盾的心理一直缠绕着他二十多年,从未消散。

  他还提到,曾经想以自己为原型,写一个背负着命案的美女作家的故事,但因为恐惧和愧疚,往往写了两三万字就无法继续。

  在办案民警伪装成科研人员要求采取他的血液时,他表现得非常配合。在采取完血液后,他给汪维明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自己已经被采取了DNA的事情,也不想再继续逃避了。当时汪维明对他说,他也不想逃了,听天由命吧。广州市法院系统公告送达 - 新华网广东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