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工具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父寻子途中车祸身亡 一网瘾少年的两次转变

发布日期:2022-02-18 01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父亲去世后,刘星后悔不已。本报记者 夏永 摄 1月7日晚,房山区阎村镇小十三里村,39岁的刘正在寻找儿子刘星(化名)的路上遭遇车祸。

  父亲遭遇车祸时,刘星正在房山良乡一家网吧,遨游在网络游戏《梦幻西游》中。近两年来,这个15岁的少年一直沉迷在网络游戏中。

  父亲遭遇车祸后,刘星哭倒在父亲床前,发誓不再碰网络。但一切回不到从前,四天后,刘正不治身亡。

  1月7日晚,为寻找儿子,刘正数次到村前村后的网吧察看。妻子孙俊侠已记不清,那天刘正出去了几次。最后一次出门前,刘正对妻子孙俊侠说:“这次儿子真的走远了,我觉得以后再也见不着了。”

  当晚9点半多,刘正推着自行车沿着107国道,向小十三里村走去,听说那里有个网吧,儿子以前去过。朋友裴义紧跟在刘正身旁。大概走了十几分钟,在小十三里村路口附近,一辆红色的夏利轿车突然从后面飞驰过来,将走在路内侧的刘正撞倒在路边,刘正血流不止。

  旁边的裴义吓得几秒钟后才回过神,一边报警,一边去追肇事车。“肇事车的行驶灯突然熄了。”裴义向前追了500多米,肇事车从视线中消失。十几分钟后,裴义叫来了朋友雷哥的车,将刘正送往良乡医院抢救。妻子孙俊侠赶到医院时,刘正的瞳孔已扩散,医院几次下病危通知。

  1月8日凌晨,雷哥终于找到正在网络游戏《梦幻西游》中漫游的刘星,但刘正的眼睛始终没能睁开。1月11日凌晨1点25分,刘正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在刘星的第一任班主任邓亚萃印象里,刚入学时的刘星是一个单纯可爱、学习努力的孩子。“这孩子特聪明,喜欢回答问题”,邓老师说,其他同学答不上她的问题时,刘星常会在下面抢答,“他说的还总是那么回事,叫你想责备他都没理由”。

  第一学期寒假刚过,邓老师突然接到刘星母亲送来的假条,说刘星得了肝炎,要休学半年。“我们都觉得挺奇怪的”,邓老师说,后来了解到是刘星的母亲和他的继父闹离婚,刘星被送回了东北老家。

  2005年,刘星的亲生父母复婚,刘星随父亲从东北老家回到北京。当年9月,刘星回良乡二中重读初一。此时,刘星的成绩依然在班级前列,并先后3次获得博爱助学基金。

  从上初二开始,刘星有了变化。刘星的第二任班主任袁老师回忆,初二刚开学不久,非走读生的刘星常在午休时间溜出学校,下午回到课堂上就睡觉。“有时早上起不来,就请假说自己病了”,袁老师说,上课时,刘星老爱走神,整天抠指甲,甚至抠出血来。刘星的成绩开始下降,但老师安排的补课他一次没去过。

  刘星承认,他从初二开始迷恋网络游戏。后来,旷课越来越多,甚至一星期都不去上课,泡在网吧里,连续几天不出去。“一天三顿饭,都在网吧里吃泡面,偶尔也出去下馆子。”刘星说,玩游戏玩累了,就看会儿电影,坐在椅子上睡觉。

  为了防止班级里的学生上网成瘾,班主任袁老师每次提前下课,都会群发短信通知家长,学生什么时候离校。而刘星很少会按时回家。等不到刘星,刘正就到附近的网吧寻找。刘星说,为躲避父亲的追寻,良乡的三四十个网吧,他都去过,包括藏在洗浴中心里的小网吧。

  对于良乡的网吧,刘正也一个一个地“排查”,网吧里的网管和同学都认识刘星的父亲。刘星说:“看见我爸去那边找我,网管会拍拍我肩告诉我,同学也会在QQ上通知我。”

  刘星和父亲,在网吧里就像老鼠和猫一样,而他这只“老鼠”很少怕过“猫”,即使被抓回家挨打挨骂,刘星在心里从没有懊悔过或者害怕过。

  刘星常顶撞父亲的一句话是:“你从小不要我,现在凭什么管我?”在刘星内心深处,对父母离婚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。

  离婚后,母亲孙俊侠来到北京房山区,与当地一名男子结婚,刘星随父亲刘正在东北老家生活。在刘星童年的记忆里,那段日子很苦,父亲每天早出晚归,他常吃不到早饭,晚上还要自己生火烧水。等父亲回来做饭,一双小手常被热水烫得起泡。

  1999年,没有再生育子女的孙俊侠想把刘星接到自己身边,她向刘星描述的北京生活吸引了当时只有7岁的刘星。来到北京后,刘星才发现,现实并不像母亲描述的那样。刘星常遭继父打骂,但在每次给父亲写信时,喜欢掌控儿子一切的孙俊侠要站在旁边看着刘星写上,“继父和两个哥哥对我很好”。

  2005年1月,因为与母亲顶嘴,刘星再次遭到继父殴打。继父用一根皮管抽打他的头部,刘星差点失去一只眼睛。伤好后,刘星被母亲送回东北老家。

  2005年7月,孙俊侠与刘星的继父离婚,并与刘星的父亲刘正复婚。因为父母复婚,2005年9月,刘星又回到北京。

  “我就像个球,他们一有事就把我踢来踢去,一会儿踢到东北,一会儿踢到北京。”在刘星心里,对母亲的怨恨更多于父亲,从小到大,他的一切事情,都是听从母亲孙俊侠的安排,但他从没有感觉到这就是爱。“去上网,有时就是为了和他们较劲”,刘星说。

  在《梦幻西游》里,刘星扮演的是一名医生,给别人“打血”,“续命”。这个人物的满级是155,刘星的级别是89。在刘星心里,他追求级别的目的是想“让自己出名,认识更多人”,这样就可以“一起聊天,一起玩”。最重要的是,这些人能理解自己,而这是他一直想从父母那里得到的东西。

  在良乡二中,刘星渐渐成为另一类“名人”,整个年级很少有人不知道他。去网吧玩游戏,刘星很少问家里要钱。“都是同学、哥们儿给我,没钱他们会帮我找钱。”刘星说,往学校门口一站,哥们儿过来就会给他钱,“不用还”。两年来,刘星说,哥们儿资助他的钱有2000多元。在学校,每个班甚至外校都有刘星的哥们儿。“有事说一声,他们就会一起请假说肚子疼,跑过来帮我。”

  刘星承认因为上网,自己不是个好孩子,但他仍然希望在他犯错时,能得到和其他同学同等的待遇。对老师的“加重”处罚,刘星不能接受。

  有一次,老师让没有完成作业的学生喊家长,坐在办公室里将作业补完。之后,其他同学都回去上课,而老师对他却实施不一样的“政策”,“让我妈,带我回家休息几天再来”,对此,刘星难以释怀。

  “在现实的家庭和学校生活中,得不到足够理解和尊重,在网络世界和潜在的同学地位中,这些却能得到满足”,记者说到此,刘星像被人看透,露出坦诚的笑容:“对,是这样。”

  那天,一个男孩来到家里,叫走了刘星。临走时,孙俊侠担心刘星再去上网,特意问了问去哪,但两个孩子谁也没回答,只让她别管,玩一会儿就回来。第二天凌晨,还找不到孩子的孙俊侠打电话给班主任袁老师,才知道班里一个叫康明的孩子从家里带了3000元,也出走了。

  此后的两个多月,刘星混迹在阎村和窦店附近的几个网吧。每天吃住都在网吧里,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打游戏、聊天,在《梦幻西游》中扮演他的医生角色。打累了就看看电影,然后靠在椅子上睡会儿,醒来再接着打。“不想家,也没有烦恼”,这段时间里,刘星没有回过学校,也没给家里打过一次电话。

  和刘星一样,刘正夫妇每天也泡在网吧。此时,他们唯一能联系上刘星的方式,就是从同学那里问到的刘星的QQ号。对网络一无所知的刘正请人帮忙申请了几个QQ号,24小时泡在网吧等刘星上线和刘星聊天,一边劝他回家,一边查找他所在网吧的IP地址。刘星说:“那网吧使用的代理服务器是韩国的,他们查不到。”在QQ上,刘正、孙俊侠一旦暴露身份,刘星便不再说话,立即隐身或下线,并将其从好友中删除。

  后来,父亲刘正化名“小雪”和刘星聊起来。半个月过去了,距离春节只有两天,屡次被儿子拒绝的孙俊侠,用“小雪”的QQ号码,给刘星发了一封邮件,劝儿子回家。

  “盼星星,盼月亮,掰着手指数你已经走了28天了,爸爸、妈妈知道你在外很不容易,吃了不少苦,经了不少难,但是爸妈始终没有半句怨言,只盼你能早日回来……”邮件发出,刘星的反应是,将“小雪”踢出好友栏。

  直到去年4月中旬,刘星才打电话回家,并答应第二天回家。“玩够了”,刘星事后说。

  重回学校,刘星仍是常常上网不回家。父亲刘正仍要每天到网吧寻找。2007年5月,为了能将儿子拴在家里,刘正买来一台电脑,安装了一些游戏。

  电脑搬进家时,刘星很高兴。没想到因为父母担心刘星控制不住自己,始终给没给电脑联网。“不知道他们想什么,电脑都买了,难道还差一根网线日,刘星再次旷课。班主任袁老师打电话到家里,父亲刘正去网吧把刘星拉回学校。没想到,就在刘正和袁老师在办公室谈话时,站在走廊的刘星又逃出了学校。此后,再没去学校。

  无奈,父亲刘正想通过别的办法改造儿子。“想让我去打工干活,先知道苦,就知道主动学了”,刘星无意中听到了父母的意图。 2007年12月,刘正把刘星送到了家附近一家维修场,做板金喷漆,并期望他能回心转意。20多天的工作,让刘星的网瘾有所收敛。“外面比学校好。”刘星意识到,不过,他不想做一辈子喷漆工。

  作为奖励,去年12月24日平安夜,父亲带着刘星去网吧玩了一整夜。第二天,刘正没有再让刘星去上班,并开始联系新学校,希望刘星能继续读书。

  今年1月7日,父亲联系到学校,想把刘星送去,后来觉得刘星的头发太怪异,让他先理发,父子俩因此又生矛盾,整个下午没有说线点,刘星没有说什么,独自离开家。“受不了他们的冷漠”,刘星重新回到自己的网络世界。没想到,这次是和父亲的永别。

  刘正的死让这对母子难以释怀。刘正死后的三天里,母子俩没有好好说过一次话。常常是孙俊侠进了东屋,刘星就躲到西屋。

  孙俊侠的想法是,处理完刘正的后事,让刘星的三大爷带刘星回东北老家打工。在她心里,已对儿子再去读书失去信心。刘星没有说什么,一直以来都是母亲在安排他的未来,虽然他不愿意。孙俊侠心里也明白,儿子不愿意听她的,但她还是习惯性地安排刘星的生活,不管刘星同意不同意。

  刘星说,“以后不再和妈妈顶嘴,不再打游戏,不管工作还是上学,都要踏踏实实。”这是他在良乡医院时,对昏迷中的父亲立下的誓言,不管父亲是否听得到,他都会做到。刘星终于愿意改变自己,远离网络,但不能改变的事实是,爸爸死了,永远也回不来了。本报记者 王硕 田乾峰